floccinaucinihilipipification

讨厌夏天。


icon from りたさん

Lifesaver

#ぐみりん


A Summer Story.


*自杀表现注意。


-


昏昏沉沉在床上躺了两三天后,Gumi决定把死亡地点选在南面的海崖。那边居民和游人都少,与打开公寓窗户直接从24层的高度跳下相比,跳海会给别人少添些麻烦。

盛夏的黄昏热度不减,仅是徒步走到悬崖就能消耗人大半的力气,Gumi注视着脚下翻滚不息的波涛,汗水从脸颊不断滴落,呼吸急促而紊乱,但她的内心却是几个月来前所未有的平静,于是她微笑着向虚空迈出了那一步,失重,溺水——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对的是医院惨白的天花板和不住说教的急诊医生。

没有死?

“年纪轻轻的就想不开……还好那女孩正好在附近救了你一命……”

被救了?

顺着医生的目光,Gumi才注意到坐在轮床旁安静的年轻女性。金发,蓝瞳,消瘦,明明是夏天却穿了长袖单衣。大概是察觉了Gumi的注视,她转过头来,有些僵硬地点头致意:“我是Rin。”

之后发生了什么,Gumi的记忆很模糊,只能记得Rin在大大小小的窗口间来回奔波,偶尔向自己的方向投来担忧的一瞥。以常识来推断,那段时间Rin带着她去了医院的检查科。等到她得到准许离开医院时,已经是下半夜了。

“……你家在哪里?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Gumi没有回话, 虽然身体被拖上了陆地,但她的意识大半还在海面下浮沉。Rin顿了一下,手轻轻落在Gumi的肩上。她的手心是暖的。

“……如果不想动,那我就在这里陪你到天亮。”

“……我……我不知道……”

意识被人的温度唤醒了,痛苦、不安和面临死亡时的恐惧也一并浮出水面,Gumi此刻只感觉到窒息。而Rin半是迟疑半是困惑地凑近了一些:“……抱歉,我没太听清楚?”

落水的人会抓住眼前的浮木。Gumi紧紧抱住了Rin,毫无形象地开始大哭。


人的心理很奇妙。明明依旧没有活下去的欲望,但在宣泄过后就能出乎意料地平静下来。

Gumi注视着店员端上来的豚骨拉面。面的热气和香气正常地勾起了她的食欲,一时间令她百感交集。她缓缓动了筷子:“……谢谢你请我吃饭……之前的事也是。”

“没什么……反正原本我也无事可做。”Rin的话语里没有起伏,但眉头是皱的。

两个人又陷入沉默。Rin开始往自己的碗里加辣椒,而Gumi斟酌着词句,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和对方聊些什么。最后还是Rin先开了口:“如果心情很糟就去海边走走吧。这里很无聊,就只剩海岸线了……”

Gumi拿筷子的手僵在半空。

她昨天站在悬崖边缘时,才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这座城市的海。两点一线的生活过得太久,连从医院回到公寓的路是哪一条她都不清楚。意识中的海水逐渐漫过胸骨,窒息感又涌现出来,她明明想开口问海边有什么值得一去的地方,说出口的却是:“……你能和我一起吗。”

Rin狠狠地被辣椒呛了一下。Gumi慌慌张张倒了冷水,Rin接过杯子一口气喝掉大半,咳嗽花了很久才平复。等到Rin能转过头直视Gumi的时候,她的眼里是湿润的。

“抱、抱歉,提这个太失礼了……当我没有说过——”

而Rin用指节拭去眼角的泪,打断了不安的道歉:“——天亮之后就出发吗?”


一场意外而平淡无奇的旅行开始了。

她们每天早晨在公寓附近的车站碰头,每天晚上太阳落下后回家,如果累了就休息,如果想多走些路就晚些回去。

Rin稍微有些话少,脸上的表情也少,聊天的时候从不提及跟她自己有关的事。但她知道各种各样的都市怪谈,知道便利店限时供应的新品,知道藏在小巷深处的料理店,会在每天早晨递给Gumi一瓶水,也会在Gumi疲惫的时候掏出快要融化的巧克力。

旅行开始的第三天中午,她们在阳光的逼迫下一头扎进路边的饮品店。结账时两个人都只拿了一杯柑橘冰沙,她们复杂地对视了几秒,Gumi忍不住扑哧一声:“刚好想试试橘子的……”

“我也是。”Rin的脸色也比平常舒缓了一些。她们找了靠窗的位子坐下,一边品尝着逐渐融化的柑橘味,一边望向公路另一侧闪闪发光的海面。

“……进门之前我就有点在意了,那边的海岛上有什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去要抓紧时间,涨潮之后只能划船回来。”

“唔……”Gumi有些犹豫。而Rin掏出找零的硬币:“抛硬币决定吧?”

硬币由Gumi来扔,正面朝上就去看看,反面朝上就放弃。“啊,是反面……”她失落地将硬币放回Rin的掌心,大概她还是有点想去的。

Rin看了看硬币,又看了看Gumi:“快走吧,再晚就真的要划船回来了。”

“……欸?”

“抛出反面也无所谓,重要的是你现在知道你想去了吧?”想做的事就去做吧。Rin如此说道。

正午的光投在Rin身上,那是属于夏季的、Rin口味的明亮和清爽。Gumi一瞬间看得有点愣神。而此时金发的少女已经跳下高脚凳,向Gumi伸出了手,但随即又拘谨地收回了。Gumi没有迟疑,在对方把视线移开前,她牢牢抓住了瘦削但足够温暖的手掌。

那天之后两个人的手再也没有松开。不过黄昏的时候她们还是划了很久的船。


时间在流逝。旅行的第一天第二天,Gumi看着海想到的是悬崖、溺水和死;第三天到第五天,Gumi逐渐适应了海的气味和声音;第六天和第七天,Gumi时常出神地看向自己身边凝视海面的Rin。少女的发色和眼睛都与海洋很相配,但每次在看海时眉眼间紧锁的都是挥之不去的郁。

好想替她消解一些啊。Gumi想要给她一个拥抱,但每次在犹豫过后,只是更紧地握住了她的手。每个人都有秘密,Rin不提及自己的事,也从来没有过问Gumi那天站到悬崖边缘的原因,Gumi想她也不该去刻意关心Rin在考虑什么、Rin的过去是什么。也许她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再久一些,Rin能够坦然向她说出自己的心事,也许时间再久一些,她们都可以把创伤抚平,能够笑着面对明天的朝阳。

但是时间并非无限的。堂兄在晚间电话里的关心和担忧把Gumi拉回了现实,她还有很多事需要面对。一周的时间虽然不能愈合伤口,但足以让人有面对明天的勇气。

“这段时间非常感谢,我想我已经没问题了,所以……”

第八天,这场只有两人的旅程是时候结束了。但两个人还是心照不宣地从车站出发,向尚未踏足的海岸走去。

“心情已经好一些了吗……那很好。”Gumi感觉Rin的手在颤动,但是她们向前的步伐都没有停下。那天Rin比平常说得更少,也比平常更多次地遥望海面。

太阳落下得很快,她们打算在便利店买些东西作为晚餐,之后旅程就真的该结束了。Gumi一个人站在货架前,一种无法言说的悲伤笼罩上来。虽然之后和Rin也能经常见面,但某种预感告诉她,今晚之后她们大概很难再见面了。

最后还是想和Rin再聊一次。这样想的她从在酒精饮料专区徘徊了很久。她想她的动作已经很慢了,Rin大概早已经结好帐在等她,但她来到收银台前,却看到和她一样提了购物篮等待付款的Rin,和她们购物篮里都有的几听酒。

这次不光是Gumi,连Rin都苦笑了起来:“那么,去哪里坐坐比较好呢……海边?还是在这里找个座位?”

她开始在口袋里找适合抛接的硬币,不过这次Gumi很清楚自己想去哪里:“……去你家可以吗?”


和Gumi想象中的不同,Rin的家过于缺乏生活气息。没有多余的家具,餐桌、厨房的平面上都是空空荡荡。只有书桌多少能感觉到有人使用的痕迹,有纸笔,有台灯,有维生素之类的瓶瓶罐罐,还有一部Rin的手机,不过Gumi这几天从没见过Rin拿出手机看一眼。

“……让你失望了吧?我这里什么都没有。”

好在Rin家里还有两人份的餐具。她们两个并排坐在沙发上,Gumi在拆便利店小食的包装,而Rin打开电视机,随手揭开了第一罐酒的拉环。

“啊……并没有啦。实际上原本想让你去我家的,不过我家实在是……有点乱。”毕竟先前可是将近两个周闭门不出,“我哥过几天要来,他肯定又要唠唠叨叨的……”

“这样吗……”Rin啜饮着手中的酒,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开口:“我有个弟弟偶尔会来……他稍微有点烦。”但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之后她们的聊天断断续续地进行着,话题和往日无异。她们彼此都知道对方有心事,但像往常一样,谁都没有开口多问对方一句。

TV进入深夜档,播放着她们谁都没有看过的番组。她们在买酒的时候都是拿了两人的量,即便如此买回来的酒已少了大半。Gumi一边说着不想喝了,一边给自己和Rin又开了一罐新的。Rin虚弱地倚在沙发的靠背上闭上了眼:“Gumi。”

“嗯——?”

“……死可怕吗。”

一时间房间里有种奇妙的寂静,就连TV番组的声音似乎都弱了下去。

被酒精浸泡了太久,Gumi的大脑开始迟钝,以至于她忽略了心底产生的那一丝不安:“唔——实际上跳下去就什么都不知道啦……”

“也许……还是醒过来发现自己没死的时候比较可怕?”

其实她还想说“但是和你一起的话那种恐惧感会消失”,但Rin已经重新开始说话。

“其实我不怎么喝酒,可能还有点酒精不耐受。”Rin挪了挪头的位置,让自己能一眼看到Gumi的脸:“只有今天我想稍微喝一点。”

Gumi的酒量也不好。Rin的话意味着什么呢,Gumi努力让自己思考着。但当她的目光对上Rin的目光时,她发现眼前已经是让她大脑过载的状况——Rin在流泪。

该怎么安慰Rin呢。酒精和燥热的夏夜都在徒增Gumi的焦急和不安。她想让自己离Rin近一些,于是她揽住Rin的肩,两个人头抵着头,能够感受到对方和自己同样的温度,还有相同频率的心音。

“不要哭……明明我都没有怎么看过你笑的……”

这也许是Rin在她面前第一次卸去所有的壳,露出柔软而脆弱的内里。可惜她现在脑子不怎么清楚,连用手拭去Rin的泪水都没想到。而Rin吸了一口气,闭上眼向Gumi更贴近了一步。她们共享了彼此的吐息。

客厅的窗户没有关。能够隐约听到海的声音。

深夜番组的间隙是天气预报。明天午前有雨,未来的一周也都会有雨,出门一定要带好雨伞。

Rin很喜欢柑橘。有蜜柑酒的味道。


对Gumi而言,Rin也许是某种魔法。在最不可能出现的地方出现,在她最孤立无援的时候站在她的身边,似乎无论发生什么,Rin都能以她自己的方式去包容Gumi的一切。

也许一切都是一场梦,和Rin的相遇也是,那个吻也是。在宿醉的头痛欲裂中Gumi迷迷糊糊地这样想。但是Rin怀抱的温度,和她断断续续听到的低语,又在提醒着她某些事实。

“那天你跳下去的时候,潮水还在高位,水底没有暗礁……更西面、更高的地方才行……”

……

“我……想去看一次日出……”

……

“……谢谢你。”

彻底让Gumi清醒过来的是玄关吹来的冷风。 天色将亮,Gumi揉着额头,在一片朦胧中呼唤Rin的名字。她们是什么时候分开的,自己是什么时候在沙发上独自睡着的,Gumi已经毫无印象。

“……Rin?”

没有人回答她。先前隐约的不安感似乎正在变成现实。

Rin住处的房门虚掩着。Gumi将模糊的目光投向周遭的一切,最终视线对焦在书桌上。

电量不足10%的手机,推送通知有九天前的未处理邮件和未接来电。

维生素旁边的药瓶是氟西汀。

抽屉里有小刀、绷带和消毒水。

最终让Gumi确信那不是她的错觉的,是夹在笔记本中的信。

Rin在九天前就用信交代了一切。Rin在Gumi跳下的时候也在那片海崖。Rin一直没有用手机和任何人联系。Rin只穿长袖的衣物。Rin在吃药。Rin的家里,什么都没有。

夏季晴好的天气今天就要结束了。

Gumi用尽全力向九天前她造访的悬崖跑去。为什么没有早点察觉呢。如果再早一点,如果再快一点,是不是她也能像几天前的Rin一样,把Rin从死的边缘拉回来呢。

此刻她已经踏上了比几天前她的所在还要陡峭的悬崖,远处那个站在陆地和天空交界的、瘦弱单薄的身影,绝无是其他人的可能。

“Rin!!!”

距离很远,风声很大,海浪声也很大。声音传不进Rin的耳朵。所以Gumi只能继续向悬崖奔跑,直到脚下被突起的岩石狠狠一绊。而在她视线前方的少女,那个在她坠海后毫不犹豫拯救了她的人,在她失焦的那个瞬间,向毫无支撑的空气倒去。

尽管雨会在几小时后到来,但太阳还是在这个时刻照常升起。风没有停止,海水没有凝结,北半球的世界依旧会在炎热中苦苦挣扎,但Gumi的夏季似乎在这一刻被割裂了。她无视已经鲜血淋漓的右腿向前走,从那个少女消失的位置,再一次从高处俯瞰汹涌的海浪。雨前的闷热逼迫着汗水流下脸颊,心脏在胸腔内疼痛地鼓动。一切真的像是一场梦,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原点,没有任何事情有所改变。

但她的记忆和疼痛都在提醒着她,属于她的魔法,就在刚刚的那一刻,就在她的眼前,消失了。

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中她泣不成声。




















在夏天的终末,镜音家的胞弟接连收到了陌生的电话和邮寄的信件。

“……遗书里都写了要照顾楼下的野猫也没有提到我半句。我到底是有个什么混蛋姐姐啊。”他把胞姐的字迹丢到桌上,长长地、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的姐姐已经病了很久。先前他们一起做过志愿救生员,可是患病后,在精神的重压下,Rin丧失了在水面换气的能力,一旦下水随时都能把自己溺死。这样的她还在悬崖边救起了落水的少女,这是某种证明和救赎吗。

“想死的时候却救了人……”

——

“不想死的时候却因为喝太多摔下悬崖又在悬崖半截的树上挂了半天还被雨淋,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应该认真去跳一次海好好死一次。”他朝病床上打了石膏的Rin翻了个白眼。“吃百忧解为什么还要喝酒啊”“你都不让我去你家为什么刚认识一个周的女孩子就能去你家”“现在要照顾你超麻烦的”,他一边数落着姐姐一边拆冰糕的包装袋:“香草味的你要吗。”

而他的姐姐注视着手机上“明天我去看你”的邮件回复,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弟弟在说些什么。

她看向窗外晴好的海,缓缓露出柔和的笑容:“……我想恋爱了。”

……

“……啥?”

 





-------


应该没人看了所以补点后记。

这篇实际上从去年八月就想出了大致故事逻辑,明明完全是只有我能想出来的type,但是始终感觉有点无法下笔。并且这段时间一直处于变动期,已经不安到没办法顾及自己“想做什么”,只能去考虑自己“要做什么”……哎呀这么说好像有点惨。总之终于在上个周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彻底理清了这篇该怎么写,并且也用日均五六百字的速度写完了。

故事设置上这篇比之前的冬季和春季故事都要复杂,必须要好好设置伏线才能让故事合理起来,就算这三篇都是从简去写,这篇也是比之前两篇翻倍的信息量。现在写出来的字数大概在5k上下,整个过程里我删掉的字数大概有3k上下。整体方针是尽可能砍掉多余的信息,只留下最必要最尖锐的部分,在此基础上把控住整体故事节奏。没有描写的部分就由各位随便脑补了。

如果有人能够喜欢这个故事,非常感谢。

至于秋季的那篇?等明年十二月再写吧

评论(2)

热度(16)

© floccinaucinihilipipific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