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ccinaucinihilipipification

讨厌夏天。


icon from りたさん

只是一个段子

今天的天气不错。天空是让人舒爽的湛蓝,五月的阳光已经开始夹杂夏日的味道。

Rin坐在靠窗的书桌前,心不在焉地翻阅着她的表姐Miku之前塞给她的少女向杂志,时不时唤醒手机屏幕确认时间。

原本今天是被Miku约出去逛街的。表姐说会过来找她,但在已经超出约定时间半个钟头的此刻,那个绿色的姐姐到现在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打了三遍电话也不接。

这次又出了什么岔子啊。Rin苦笑着继续翻杂志,花花绿绿的内页搞得她有些烦躁。虽说对于她来说Miku迟到已经是家常便饭,睡过头啊,在来的路上碰到蔬菜汁促销结果交通大拥堵啊,被野猫追了一路啊,迟到的原因五花八门,就算现在有人对Rin说“Miku被大葱鸭劫走了”她也不会觉得惊讶。

……反正无论怎样她最后肯定都会原谅Miku姐啦,对这个开朗又有些黏人、跟她截然相反的姐姐,她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是,怎么说呢,总觉得这次不太一样。

她的第六感在脑子里拉响了某种警报。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警报声在脑中越来越高昂。

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无心去看窗外流过的巨大积云,她拿起手机再一次去打Miku的电话号码,按住屏幕的手指用力到发白。通话结果依旧是无人接听,她心焦地抓起一件外套准备下楼出门,差点把挂在旁边的单衣一并扯下来,直到她听到了楼下传来的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Rin酱!!”从声音来判断,要等的人总算是来了。这次表姐让人这么担心,不管怎么说都要惩罚一下才行。Rin皱着眉头却又掩不住笑意。不管怎么说只要姐姐平安无事就好,其他的之后再说。

脚步声逐渐靠近。Rin刚刚管理好表情准备迎接表姐的到来。然后出现在门前的……是……

“Rin酱,我、我该怎么办……”

出现在门前的身影完全挡住了门外的景象。虽说她也是绿色双马尾也是绿色眼睛和深色公式服,连声音和从中透露出的个性都一模一样,但是她具有毛绒人偶的质感,头身也完全不是人类的比例,这身躯相较于“Miku”而言实在是过于庞大了些。

“Miku姐……??!?”

Rin感觉自己的颌骨不听使唤,嘴张开了完全无法合上。她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在感觉到真的很痛之后才敢确认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

眼前的“少女”……真的不是骗人的吗。她和Rin的表姐也算是同根同源,但是这完全称不上是人类的姿态。以著名歌声合成软体VOCALOID的角色形象为原型而制造出的粘土人,在此基础上经由某公司的一手操作而大热的“吉祥物”——

Mikudayo。

“在路上撞到了柱子,醒过来的时候就变成了米库哒哟,我、我该怎么办啦……”

绿色的少女还想像往常一样钻到比她矮半个头的妹妹怀里,但是她没迈出几步就感觉头有些要跟身体分家的趋势,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普通家居的门宽比起米库哒哟的头宽还是差了一截。

“!Mi、Miku姐,不要慌……先向后退几步试试看?”

“呜哇不行不行!头头头要掉下来了!!”

“那……我帮你把头摘下来?这样用力不会痛吧?”

在小心而艰难地撬了五分钟之后眼前像是毛绒玩偶的少女重获了自由。米库哒哟的头有些硬,为了把头撬出来Rin的手被挤了好多次。正当Rin揉着发红发痛的指节长舒一口气考虑接下来的对策时,身旁的绿色身影又扑了上来。

“呜呜呜Rin酱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原本就比常人大一圈的头部一下子凑到眼前,能够吸入的空气在两人的亲密接触之下被完全挤走,胸腔被对方压迫得过紧完全喘不动气,Rin只能怔怔看着米库哒哟(Miku)那两只永远合不上的眼睛,整个人连同头顶的蓬松蝴蝶结都在发抖,脑内有个声音在尖叫在大喊救命。而变成玩偶的少女对自己这具崭新身体的状况毫不自知,正打算像往常一样抱住身形纤细的妹妹。

“啊咧,胳膊,这个胳膊,不能弯起来吗?”

米库哒哟的身体并没有设定肘关节。

“……Miku姐,先松开我可以吗……”

妹妹气若游丝的声音从差不多是下巴的地方传来。


“……不管怎么样,先冷静一下,喝杯橘子汁怎么样?”

“呜……米库哒哟是没办法吃东西的吧?”

“!!我我明白啦Miku姐!总之先不要靠过来好吗!?!”

评论

热度(5)

© floccinaucinihilipipific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