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ccinaucinihilipipification

讨厌夏天。


icon from りたさん

月夜

rin×mayu,CP要素有。受到了这里评论的启发。……话说评论里的两位该怎么称呼(

只是一条鱼而已不要仔细考虑设定(……),只是一条鱼而已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顺便求教……这两人的CP应该打什么TAG(

-------

正是深夜,无云。估摸着是快要到十五了,星星的光辉较前日逊色了几分,月亮的轮廓这几日逐渐圆起来。

凛坐在窗边注视着那一轮月亮,微风吹起她的发梢,也吹得窗外的竹叶沙沙作响。每当结束之后她总喜欢坐在这里,看着月亮听着风声。

房间里还有血腥气。

干杀人的勾当,身上自然是有血腥气的。

她不喜欢杀人。剑刺入心脏的触感,剑拔出时四溅的血液,定格在惊讶上的死者的脸,都不能让她感受到刺激或者说快乐。

每当杀完人时,看到从剑尖滴落的血液她就不由得想要呕吐。手上的血腥气无论冲洗多少遍都不会消退。

但是她必须要杀人。撇去自己的生存不谈,不为了自己也必须要杀人。

 

偶尔她会回想起第一次杀人的时候。

目标是那城内财力数一数二的富商。商人的钱并非从天而降也并非全都来得干净,所以商人有很多仇人。

商人也早已学会如何保护自己。无论行至何处他的身边都跟随着十余名全副武装的剑客,无论哪一个都是入流的高手。就连商人如厕入浴他们也寸步不离。

她花了半月的时间混进目标的府内,再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了解目标的喜好、了解目标日常中的一举一动。然后她明白了,只凭她一人要杀那商人根本没有机会。

但是机会不仅可以等待,也可以人为创造。

那是个已经入夏的正午。商人正在护卫的包围下慢条斯理地用他的午膳,主菜是牛肉,牛是不足半年的小牛,肉是刚刚从牛身上切下来不过一时辰的肉。

他吃饭的时间通常比较晚,正好是门外守卫换班的时间,那一天也不例外。

若是有人有意,便能轻轻松松从府邸正门直冲商人吃饭的前厅。但商人的身边还有护卫,一人前来无异于自寻死路。

但是有两个人就不一样了。

急速的脚步声和斧头的切割声便是行动的信号。在前门到前厅的方位传来厮杀的声音时,凛像猫一样无声地从后院走到前厅,像猫一样无声地走到仍在慢条斯理吃牛肉的商人背后,一剑。

剑从斜后方刺入,避开了肩骨和脊柱直击心脏。只一剑。

血溅出足有七尺,但凛已经离尸体已有十丈远。

当护卫们听到其主的惨叫声惊讶回头时,在他们身后的斧头已高高举起。

那一战过后“茉百合”的名号在江湖上不胫而走。不知有多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民众为恶商之死拍手叫好,也不知有多少剑客想要同“茉百合”比一比是谁的剑更快。

以一敌十的杀手,浪人们都如此评价。但杀手行事又不像“茉百合”一般明目张胆。

倒不如说是杀人魔更合适些。

这一切凛都不在乎。杀完人后她就逃到没有人的竹林里,倚着冰冷的石头一边哭泣一边吐出苦水,直到胃中空空如也。然后一遍又一遍去洗自己的手,直到她的同伴归来。

 

现在她的同伴回来了。

“这次也干得很漂亮,凛。”

听到说话和走动的声音凛并没有转头去看。她不想转头去看。

对方已主动地靠过来,坐在她的身边用细而长的手指轻轻抚摸她的头发。那手指看上去很纤细,其实很适合握牢斧头。

“这不都是你的功劳么,‘茉百合’小姐。”

凛能够嗅到对方身上比往日更加浓厚的甜腻气息,虽然这很适合那浅金色头发的女孩但她还是有些想吐。她想躲开而那女孩已不由分说将她揽入怀中,去咬她的耳朵。

“又说这种话。你明明比谁都清楚。”

“茉百合”的真面目并非是专杀恶人的侠客,而是以杀人为生的二人组合。只不过是其中之一光明正大乐在其中,而另外一个躲在暗处厌倦此道罢了。

凛咬着牙不作声,任凭那双将身体肢解更为适合的手从脸颊游走到脖颈,再到锁骨和仍包裹在布料中的胸骨。从齿间露出的喘息声最终出卖了她。然后她看着对方像往常一样一点一点解开自己的上衣,最终在女孩的侧腹发现了那甜腻气息比往日更为浓重的原因。

“……你受伤了。”

“做这行这种事也在所难免啊。”

“……我去拿药匣。”

 

平日里拿剑异常稳定的手在此刻竟有些轻微颤抖。伤口比想象中的还要深,在上药之后凛小心翼翼地将绷带裹了一层又一层。

“包得再紧一点也没关系。”

她当然知道这一点。从小到大这女孩对疼痛都缺乏正确认识,他人的痛苦在女孩看来恐怕是生理和心理上的愉悦。

所以才会选择以“有理由的杀人”为生。

但是她和她不一样。受伤了皮肉会痛,看到他人的伤口心里会痛。

“……真由。”她开口去唤她的名。

“嗯?”

“……别再做了。我们别再做了。”

“在说什么啊,凛。这是不可能的吧。”

是啊,这不可能。只要还和这女孩一起就不可能。

“……我知道。”

月色依旧明丽。窗外的竹叶依旧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凛将叹息连同凉风一同吞咽进喉咙。

什么也没有改变。什么都不会改变。

评论

热度(4)

© floccinaucinihilipipific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