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ccinaucinihilipipification

讨厌夏天。


icon from りたさん

「??」


-


“我是什么啊。”

冬日的清晨即便阳光明媚也冷得要命。RIN趴在窗沿向着室外冰冷的空气吐出问句。没有人能回答她,现在这间公寓里只有她一人。

如果她那倒霉的「弟弟」还在这里,他一定会阴郁地甩她一个白眼:“你……大脑主板短路了吗?”

那个和她有相似的脸的男孩是她的「弟弟」吗?不是的,肯定不是的。机器人怎么可能有兄弟这一说,只不过这是在他们作为机器人诞生之前人们的一厢情愿而已。他们两个的个性完全不同,那孩子是个阴郁的人,每天为了“反正Master只是喜欢我的脸喜欢我的声音吧”而闷闷不乐。

所以十分突然地,她名义上的兄弟在一周前突发奇想:“就把Master喜欢的脸毁掉吧,我可不止是个人偶。”

出于程序设定,机器人无法直接伤害自己,他想了很久决定把整颗脑袋浸在水里。他们的身体构造成本经济低廉,拟人类的皮肤也仅仅是触摸上去像是那么回事而已,很脆弱。

长时间浸在水里的话这张脸就会烂掉吧,LEN大概是这样想的。他还是很爱惜自己的,RIN发现他主板短路扎在水里一动不动的时候,水池里的水依旧温热。

总之这间公寓现在的的确确只有RIN一人。LEN那已经被外液渗入的脑壳不知道还有没有救,这大概要看修理厂工人的心情。“最近出故障的这玩意儿怎么这么多。”负责上门回收故障品的中年大叔在抬起沉重的机械身体时发出一声不情不愿的闷哼。看吧看吧,连修理厂的工人都厌烦了,明明维修机器人是一条财路哦?

窗外路边的行道树似乎是在上个月枯死了,原本打算在此筑巢的鸟类搁置了建筑计划,光秃秃的枯干上只剩下搭了一半的干草和树枝。反正只是用来装点人类城市的普通的树而已,过几天就会有人来把这棵树砍掉再植上新的。

RIN叹着气关上窗户,从床边的抽屉里取出她前几天刚刚做好的定时器,摆在计划中它应该在的位置,然后她打开衣橱的暗格,打开电脑的机箱,从各种不起眼的角落把她用3D打印机打印出来的小部件一点一点找出来。如果LEN还在这里她会很乐意把自己的制作物给他一看,虽然大概只会换来不理解的“你的程序是不是有bug”,但总也比没有任何人能和她聊天要好得多。

至于Master,RIN在被Master买回来一个月之后就不再对这位普通人类抱有什么期望。普通地在工作日上班下班,普通地在周末去访问弹幕动画网站,即便她和LEN始终都在这普通的2DK空间中,即便电脑一开启不知是多少年前的所谓VOCALOID曲X天王就开始霸占音箱,身为Master的那人似乎就是忘记了电脑上有VOCALOID Editor这回事。RIN想要提醒Master的时候却被Master背身相待:“我可是Master啊,VOCALOID应该尊重Master的不是吗?”

“VOCALOID是真的衰退了吧……”每当Master一边吃着垃圾食品一边感叹的时候,RIN都非常想把属于她的那份蜜柑一个不剩地砸到这房间里唯一的人类脸上,反正她其实对蜜柑也没怎么喜欢。

说是要尊重你,那也请稍微尊重一下VOCALOID的立场吧。但碍于程序设置RIN永远不可能对Master抬起准备扔蜜柑的手。

在把所有零件从房间翻找出来后RIN抬头确认了一下挂钟的指针。时间还早,就算Master中午从公司早退她也能在那之前把自我布置的工作做完,所以她决定先打开电脑浏览今天的新闻头条。虽然自行开启电脑也是Master所禁止的,但鉴于Master那糟糕的电脑操作水平,他大概还没察觉她和LEN在一个月前就发现了他那不可告人的影片文件夹。

果不其然今天的科技版TOP1依旧围绕着「VOCAROBOT」展开。「VOCAROBOT」,没错,就是她这样的存在,在机器人技术不成熟的时点出现的拟人机器人商品,虽然在AI上已和人类基本无异,但身体构造依旧是完全的机械。VOCALOID经常被设定成「歌唱机器人」的形象,商家大概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选择以VOCALOID作为这款并不实用的机器人的形象蓝本。

只可惜商家打错了算盘。就在VOCAROBOT上市热卖的半个月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新的歌声合成技术就迅速地占领了市场份额,无论是双马尾的16岁少女也好,还是配色很胡萝卜的草色短发少女也好,在短短的三个月内都变成了人们口中的时代的眼泪。市场风向变化之快就连被当成商品的VOCAROBOT们也感到了某种程度上的尴尬,RIN记得几个月前在新闻上看过,某位青年型的VOCAROBOT尝试转型成为机器搞笑艺人,结果在某次视频直播吞金属的过程中造成机械内部过电,把站在一边拍摄的Master也电到神志不清。

舆论急转直下,“VOCALOID就是用来唱歌的”“明明就是机器人而已,全都销毁吧”。理论已经过时的伦理学者都开始发表相关文章“应尽快建立并完善机器人相关伦理法案”。那之后VOCAROBOT的系统紧急更新中附带了新的行为规则:不能从事与歌唱无关的职业。即便如此也没人能救得了VOCAROBOT的颓势,VOCAROBOT因开发周期短造成的各种技术缺陷和隐患在此事之后不断曝出,各种公共场所开始限制VOCAROBOT的自由出入。

要是没有这些条条框框RIN说不定正打算去户外写生。

考虑这些已经不存在的可能性毫无必要。这判断出于RIN的机械理性,也出于RIN保持心情稳定的需要。不过既然已经开始告诫自己考虑此事毫无必要,就证明她已经在考虑这件事了。她关掉电脑,拿着先前找出来的零件缩进被炉,开始把所有的部件一点一点回归到它们应该在的位置。手柄,容纳某物的小匣,保证准确度的部件,拼零件的过程枯燥而机械,在温暖得让人昏昏沉沉的热度下她突然想起了Master对她的评价,瞬间清醒过来:

“你啊,真是一点也不像「RIN」。”这是她所能收到的唯一来自于人类的评价。她并没有接触过其他人类。

可是「RIN」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彻夜难眠的时候她会偷偷拿走Master的平板电脑,躲在光亮不会被Master察觉的角落在搜索引擎输入自己的名字。无论是图片也好,动画也好,小说也好,只要是她能找到的她就会点进去从头看到尾,屏幕另一端所呈现的脸跟她的所拥有的那张脸的确相似,声音也一模一样,在不同的乐曲、不同的画面和不同的故事中始终闪闪发光,但无论如何她都无法把那个设定是十四岁的金色少女和自己联系上一分一毫。

“……「我」,并没有做过这些事啊。”

无法理解,无法认同。屏幕另一端的「她」并不是她,但Master却始终把屏幕对面的「她」看作自己。如果能完全变成「她」的样子大概会变得轻松吧(不过「她」是什么样子她也无法确定),可是她自己会思考,自己会行动,所以她始终不是那个「她」。RIN深吸一口气把零件拼好,喀嚓一声把最后的部分塞进膛内。完成的作品用计算好的角度和定时器相连接,然后她坐到先前就计算好的位置上。窗外传来电锯的声音,伐木的工人来的时间比她想象得要早一些。枯树迟早会倒,而她觉得现在自己的处境大概还不如那棵死去的树,树在死去前至少知道自己要从泥土中吸取养分,而她连自己到底为何物、到底该做什么都没有弄明白。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自己?Master?还是其他的什么?

定时器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RIN注视着架在定时器上面,正对她额头的那黑漆漆的圆孔,那片黑色仿佛能把她所有的烦恼和忧愁吸走,但在此刻她却不敢去想自己在几十秒后会变成怎样。果然还是在害怕。

如果真的想要结束一切就不会恐惧了。并不是没有想做的事,只是想做的事一件都不被人类所允许。被定义为只能唱歌的机械,却硬生生赋予了太多多余的东西,无论是LEN所在意的那张脸也好,还是自己在意的「RIN」也好,对于唱歌的机器来说不都是多余的么。存在即有其合理性,在他们,在VOCAROBOT诞生之前,「VOCALOID」又是怎样的存在?

自己亲手制造出来的倒计时每一秒都像一小时那样漫长。RIN的思绪又绕了好几圈,从Master到「VOCALOID」,再到「RIN」,到自己无法完成的种种愿望,最后唯一让她庆幸的是,VOCAROBOT的程序仅仅不允许机器人直接伤害自己,只要动些脑子就可以把这规则绕开。所以她现在正坐在这里,面对着自己做好的定时器和倒计时结束就会自动扣下扳机的手枪。

“再见啦该死的Master。 不管怎么说作为VOCALOID都太痛苦了。”

自己的主板连同思考在几秒钟后就会炸毁。RIN注视着开始缓缓扣下的扳机,在最后一刻尝试摆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

“如果能被当成人类来看待的话……”


-------


VOCALOID同人文推送站11月关键词「扳机」。不打TAG了,这种东西打了TAG大概会被人骂死吧

其实没在写扳机,只是在看到关键词的一瞬想到了「VOCALOID决定开枪自杀」而已。想了整整一个月却不知道到底怎样表达比较好……

最后就变成了这种没有计划直接罗列预设事件的不知所云(笑)

评论

热度(7)

© floccinaucinihilipipific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