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ccinaucinihilipipification

讨厌夏天。


icon from りたさん

fragile heart

#ぐみりん?

“初恋是坏坏死神”

↑受到了球桑的启发,但真写起来其实关键词只剩下死神了,一点也不初恋,一点也不坏


-


Gumi从窗户钻进医院19层的单人病房时,病床上的Rin已陷入睡梦之中,手边的书本还没合上。房间里的台灯仍保持光亮,在确认现在不是护士的查房时间后,Gumi从灵体变成了实体,替向来睡不沉的病人熄掉灯光。

明明职业是死神,明明打拼了多年才获得了能够对人类世界进行干涉的实体,为什么会用这具身体做人类看护才会做的事啊。Gumi注视着监视器上不稳定的数字和少女的睡脸陷入回忆。


无论哪个死神对预知人类死亡都多少有些诀窍,而她掌握的能力是把人类的现有的生命力化作具体数值,用数据估算人类寿命,预测死亡时间。但即便是即时数据也有不可信的时候。半年前的一天,她站在手术室前等待生命力只剩下1的病人以尸体的形式被推出,原本预计手术会在一小时内结束,但病人剩下的1点生命值经过了两小时始终没有归零。她很想钻进手术室看看到底是哪个医生正在为了保留那个1而做徒劳的努力,但碍于自己有些晕血所以只能在门口干瞪眼。

正当她以灵体形式焦虑地在走廊来回踱步(反正变成灵体不会有人类察觉),从走廊经过的金发少女停在她的面前,用平稳的蓝眼睛注视着她所在的那片空气,调整呼吸后客客气气地说你挡了我的路可以麻烦你让一下吗,如果你不介意我从你身体里穿过去就算了。

Rin开口的时候Gumi抬起的一只脚还没落下,踩着高跟鞋的她险些在Rin眼前摔成脸贴地。而那个生命值为1的病人,居然继续保持着1的数值从手术室里重新被推回病房。

两个小时的等待让死神少收割了好几条灵魂,但让死神和一个不太普通的人类相遇。那之后,她们两个在走廊里相遇的时候开始互相打招呼。如果Gumi没有工作,她会以灵体状态潜入病房,在变成实体后一边享受朝南病房的阳光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Rin聊天;而Rin在被允许自由活动时,她会带着毛毯和书坐到手术室门前,一边翻阅书页一边在短促的呼吸间心平气和地劝Gumi耐心等待。

在已对人类及其生离死别麻木之后,一个活生生的、能看得见死神的人类,像是在清汤里多出来的盐,白面包上多出来的黄油和果酱,明明所接触的还是司空见惯的东西,一切却因多出的那一味而变得翻天覆地。

作为Gumi已知的唯一能看见死神的人类,Rin和普通人类的确有些不同。比如说她的生命力只有同龄人的差不多四分之一,比如说她的心脏比正常人的要脆弱得多而医生也无法解释这种病变。但多数情况下Rin的的确确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少女,普通地因正处在叛逆期的弟弟而抱怨不停,普通地看各类读物和漫画来打发时间,普通地会因为午餐里有胡萝卜而开始挑食。

患者对橙色蔬菜的抗拒让经常陪患者进食的Gumi有些忧心,虽然她是死神:“医生说你应该多摄入蔬菜的?”

“反正只是胡萝卜这一种而已……而且,反正,再怎么注意这些,我也很快会死掉啦。”Rin轻笑着耸肩。她的眼神依旧平稳,而手却发着抖把饭后服用的一把药片一股脑地塞进喉咙。轻微发炎的食道对主人的粗暴行为发出抗议,要不是Gumi在她后背捶了好几下心脏功能缺陷患者大概会这样死在病床边上。

从那之后Gumi决定在Rin的服药时间把所有工作都推掉,她不是很希望死神业界的本年度头条不思议事件变成“心脏病人吃药时窒息而死”。

从见习死神转正已有十年,Gumi本以为她已不会被多余的事所动摇。第一次独自收割灵魂时她因为猎物的一句“我不想死”整整犹豫了一天,现在无论手术室外的生者洒下多少泪水,她都不会把灵魂回收的时间耽搁一分一秒。

但面对Rin的时候Gumi感觉自己瞬间变回了多年前面对人类犹豫不决又心软的状态。Rin从来不会请求Gumi去做些什么,避免被护士训斥而决定帮忙吃掉的胡萝卜, 无人探望时的陪伴,违背医嘱偷偷买来的纸杯蛋糕,临睡前的晚安,圣诞节礼物和生日礼物,一切行为全都是出于Gumi的自愿。明明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变成维持自己业绩的猎物之一,现在她却总想为她做些什么。

大概是不想再看到那个拼命压抑着一切的背影了。每一次在电话里和兄弟吵架之后,每一次在家人的探望结束之后,每一次在拿到最新的检查报告之后,那双暂时无法保持平稳的蓝眼睛总是躲避着她。只有在Rin僵硬的脊背逐渐舒缓后,Gumi才能重新看到那双眼睛和一个愈发无力的笑容。

“我很快就会死”,身体的主人比谁都要清楚这一事实,也比谁都要恐惧这一事实。在一个无法看见日光的冬日午后,在Rin背对死神颤抖着说出“我希望到时候是你把我带走”之后,Gumi落在对方肩膀上的手变成了Rin情绪决堤前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被Gumi圈在怀里的瘦弱少女哭到声音沙哑依旧在如此重复着,而身为死神的Gumi却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她。死神本也没有义务去安慰将死之人。

难得的情绪宣泄过后,第二天的清晨,无法找到原因的心脏骤停就把Rin的生命值又毫不留情地砍去一半。


在把Rin手边的书抽走放回架子上之后,Gumi缩到房间里没有月光的一角。今晚她是有工作的,不过最后她把那份工作让给了她的同僚。

“总觉得你最近没太有干劲啊。”正在忧愁月底业绩考核的同事在道谢后无意补了一句。她的确是无心工作,自从那次心脏骤停之后,自从Rin的名字正式出现在下个季度的货品名单中之后,她就再也无法集中精神。除了满足Rin的愿望,在这个名字被他人察觉之前就把这份工作承包下来之外,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再为Rin做些什么。

照理来说,照理来说,死神将灵魂转交给冥界之后就完成了其使命。人类的灵魂在死神眼中应该是挥挥镰刀便能收获的作物,将这一批21克交付给下家之后,还会有新的一批21克等着她。每次她在挥下镰刀前总会提醒自己,自己不过是流水工作线上的小小一环,人迟早会死,灵魂迟早会进入冥界,冥界迟早会把灵魂发往天堂或地狱,她没有必要为了切断人与人世的联系而愧疚。但这次她做不到,就连满足Rin的好奇心,给Rin看一下自己那把镰刀的模样她都做不到。

被黑暗笼罩的病房中能听见Rin的呼吸声,浅而乱的声音正是那颗心脏还在顽强抵抗命运的证明。医生认为也许可以通过手术让这颗心脏坚持得久一些,如果手术成功那Gumi承包下来的这份工作自然会一笔勾销,但Gumi看过Rin那所剩无几的生命力,她实在无法确信Rin能够熬到手术室指示灯熄灭的那一刻。

远处传来某个灵魂从肉身被抽离的声音,她的同事正在替她完成分内之事。这座城市每天都会有人在睡梦中离世,但现在这间病房里微弱的呼吸声仍在持续。一瞬间Gumi开始痛恨起自己这份无法言说的软弱来,她躲到窗户外面,在Rin察觉之前让深夜的冷风把自己眼角的水分尽快蒸发干净。

“……我也不想看见你死啊。”


评论

热度(11)

  1. 双性转是好文明floccinaucinihilipipification 转载了此文字
© floccinaucinihilipipification | Powered by LOFTER